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最新帖子推荐

“长残”的张一山:我也不是凭这张脸而活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94|回复: 0

76

主题

77

帖子

29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93
发表于 2016-7-26 09:14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娱乐城洁洁 于 2016-7-26 09:15 编辑

“就算这是个看脸的时代,我也可以凭演技赢回来。”


77546_1864701_500037.jpg

  朋友圈里,有人转发了一条消息:“下半年韩剧颜值逆天,李钟硕、金宇彬、赵寅成、李光洙,鲜肉都来飙演技!”下面,有人这样回复:“现在我只追张一山。”

  视频网站两季合计播放量过35亿,豆瓣评分8.2、7.0,没有大腕、没有名导、没有巨额投资,网络自制剧《余罪》火得出乎所有人意料,包括因此再度尝到走红滋味的一山。

  剧集上线时,他正在象山影视基地拍戏,几乎处于“与世隔绝”的状态,直到自己的朋友圈被《余罪》刷屏,记者采访的邀约纷至沓来,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,这回好像真火了。“有一种买彩票中了大奖的感觉。”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,他回忆道。

  余罪 “我和他最像的地方是仗义”

  “从没见过路子这么野的国产剧”,这是一些网友对《余罪》的评价。“够爽,够泼,够邪”,这是不少观众对张一山饰演的卧底警察“贱人余”最深刻的印象。

  但很多人不知道,在筹拍期间,导演张睿也曾想按照当下不少网剧的传统套路,请个有颜值的当红小鲜肉担纲主演。然而,见了两三个,清一色脸上涂着粉底、眉毛修得齐整,甚至有些还画了眼线,“那种感觉怎么说呢,就是你一看就不会相信他们会是卧底”。直到一年多前,他见到张一山,“没怎么捯饬,特别接地气”,不修边幅的形象让张睿眼前一亮。但他也有过担心——张一山能不能撕掉观众心里那张叫做“刘星”的标签?直到一场戏过后,他放心了。又痞又坏、又仗义又孝顺,张一山将原著中市井气十足、热爱咆哮和耍狠的余罪还原了99%,连原著作者常书欣也说,张一山把余罪演到骨子里去了。

  沉浸在剧情中的观众们开始猜测,生活中的张一山,是不是也像余罪这样又痞又坏?其实,从“刘星时代”开始,他渗透在角色里的小聪明就暴露无遗,“我一直认为不管什么样的角色,只要是演员去演,或多或少都会带有一些本人的性格和特质”。但张一山坦言,生活中的自己并不痞,和“贱人余”更多相似的地方是仗义,“不羁的性格特质会有一些,痞的话最多30%。其实我觉得最像的地方还是仗义吧,从小生活在四合院,经常跟着哥们儿去撸串、吃大排档,那种感觉特别好”。

  戏火了之后,张一山有庆幸,有欣慰,但更多的时候,他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得意忘形的状态中。“因为你不可能永远站在风口浪尖,我就觉得这些东西吧,都是别人给予你的,并不是自己的。”

  刘星 “小时候不懂什么是演戏”

  24岁的年纪,就看得那么通透,是因为,浪尖,他早就站上去过。

  12年前,因为《家有儿女》中刘星一角,张一山尝到了一夜成名的滋味。有一年,爸爸带他去朝阳公园玩,公园里的孩子们一路追,一直追进草丛,张一山不停地签名,签到手都僵了。吃顿麦当劳,必须找垃圾桶附近最靠角落的位置,爸爸挡着,他窝着,才能顺利地啃完汉堡。

  正因为十二三岁的时候,就受到过人群的围观,享受过崇拜的目光,再度成为众人焦点时,张一山有了一颗超越同龄人的平常心,“小时候,知道自己火了有点激动,觉得好多人都认识我,还挺骄傲的。现在我的心态特别平和,好好演戏,踏实做人,很多事情不要过于强求”。

  从“刘星”向“余罪”的转变,并不是演两部戏那么简单。有人说,张一山是十年磨一“贱”,虽是调侃,但也说出了几乎每个童星都会遇到的“成长瓶颈期”,他们害怕被标签化,比任何人都需要一部堪称转型的代表作。在这渐渐被人淡忘的12年里,张一山很少参加活动,也很少接受采访,踏实上学,每年稳定地接两三部戏,可惜反响平平;即便出现在公众的视野,多半也跟在诸如“长残童星排行榜”之类的关键词后。

  他也曾设想,假如没有误打误撞进入演戏这行当,自己还能做什么,“如果当时没遇到《家有儿女》,童年肯定没那么辛苦”。但对于演员这份职业,却从没想过放弃,“我早就认定这是我的职业了,这些年一直在拍戏,只是没有《余罪》这么火”。在一部又一部的作品中,他慢慢沉淀自己,“小时候我不懂什么是演戏,也不懂如何塑造一个角色,更多的是靠天赋和灵气。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用自己的方式去塑造人物,凭着对艺术、对角色和对剧本的感觉,创造理想中的东西”。他明白了身为一个演员,比天分更重要的是努力,“我相信天道酬勤,况且我也没那么大野心,能做一个好的演员就很开心了”。

  张一山 “我也不是凭这张脸而活”

  有人说,张一山身上有一种老北京人的特质——别人好与不好,那是人家的事,跟我没多大关系;自己的事情别人怎么看,无所谓。的确,问他怕不怕被比较,他说早就习惯了,“从小就被别人比较了很长时间,所以,基本上别人的言语和意见不会影响我做事做人的风格”。问他在这个看脸的时代,被评价“长残了”会不会失落,他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,“我也不是凭这张脸而活”。问他介不介意被标签化,他说从没担心过,“标签往往是因为这个角色刻画得成功,才让大家记住,我反而觉得这是种肯定”。


  如今,正在拍摄人生中第一部古装戏《重耳传》的张一山,工作量和强度相比以往增加了很多,“每天穿这一身行头挺累的,而且台词也没那么生活化了,必须规规矩矩的。客观地说,古装戏更累,要求也更多”。不拍戏的时候,他不怎么上网,也不爱玩游戏,对旅游也没什么兴趣。除了和朋友们一起撸串喝酒侃大山,他还会把发呆当作放松的方式。“演戏的时候比较忙乱,所以平时就愿意做点安静的事,甚至会让自己处于放空的状态,什么也不想。其实我本人的生活是非常非常无聊的。”

  对于私生活,他藏得死死的。“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我的性格并不适合做公众人物,因为我不太愿意去秀,也不太愿意把自己的事拿出来跟大家分享。这是自己的性格原因。”偏偏,就是有一群粉丝,喜欢他这个范儿。

  在越来越多的人高呼“颜值即正义”之际,如果有一人敢站出来说:“就算这是个看脸的时代,我也可以凭演技赢回来。”这难道还不够帅吗?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© 2001-2016 淘金网   Powered byDiscuz! X3.2  技术支持:迪恩网络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